我國放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國賠償論”“臺灣牌”全歇菜

祖國瞭望 2020-05-09 檢舉

文/楊辰

我國放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國賠償論”“臺灣牌”全歇菜

近日,著名時事評論專家胡錫進呼吁:中國需短時間內把核彈頭增至千枚。他談到,中國需要在較短的時間里將核彈頭數量擴大到千枚的水平,包括至少要有100枚東風-41戰略導彈。我們熱愛和平,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但我們需要有更大的核武庫來抑制美國的戰略野心和對華沖動。也許過不了多久,我們就需要有很強大的意志來應對挑戰,而那樣的意志離不開東風和巨浪家族的支撐。

別太幼稚了。別以為核彈頭平時沒用。我們天天都在使用它們,默默用它們塑造美國精英們對中國的態度。我聽到有專家說,核武器夠用就行了。我覺得他們像孩童一樣天真。

筆者對老胡上述觀點是非常認同的,如果沒有核武器,中國根本不能遏制任何核訛詐核戰爭。而對世界上最強大的窮兇極惡的敵人,目前我國沿用數十年前的核政策是否妥當,是否需要與時俱進?答案是肯定的,這是現實要求決定的。過去我們的核政策與核輿論過于溫和,當然,中國的這種態度在產生的年代有一定合理性。但是,如今的國際局勢對中國的風險復雜程度都在加深,有核國家的核武裝龐大,一些無核國家爭當無核國家,五常以外的從無核買入有核門檻,基本沒有受到什么實質性的有效的制裁,就是制裁也基本沒有什么遏制和擴散的作用,下一步,有核國家的核武庫以及有核國家都會進一步的增多。盡管中國身處和平環境,但面臨的外部風險指數在世界上卻名列前茅,領土問題和統一問題沒有全部解決,居安思危是常態化的,基于此,我們必須全面審視數十年未變的核戰略是否能夠確保當前以及未來國家安全。

美俄的核武庫規模是中國的上百倍,如果中國把這個數字縮小到兩位甚至一位數字,那么美國對華的整體遏制戰略恐怕都要調整,這將有利于中國的安全和利益,但如果沒有這個數字,中國在國際博弈中必然英雄氣短,屆時也將讓我們的經濟建設和國家安全以及統一大業短板頻現。一是提升洲際導彈與核彈的數量,二是放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提法,這兩種提法現在時常出現在中國民間學界。當然,中國作為主權國家,是否恢復核試驗以及進行“三位一體”戰略導彈演習,也完全屬于中國的主權范疇。

當然我國核戰略的調整在合適時機的配合下也許效果更好,例如現在特朗普胡噴“中國賠償”,美帝仆從國紛紛加入的情況下,我們試射巨量3、打東風41,并突然宣布當前國際局勢已經不適宜中國繼續堅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中國賠償”叫囂個屁啊!

下次美國和蔡英文沆瀣一氣,中國再把兩彈數量突飛猛進一把,臺灣牌再怎么打不都是臭牌。

上文中老胡提到的兩彈數字,與美俄比起來,還是少的太多,在老胡的提法上乘以3到5,才可以和美國平起平坐地說核的事兒,當然如果我們的單一核武器的有效程度和破壞力遠遠大于美國現有的水平也行。據公開資料報道,我國在氫彈保存技術在全世界無人能及,這方面美國也只能甘拜下風,而氫彈的破壞力是美國核武庫多數核彈所遠不能及的。也就是說中國的核反擊能力是絕對可靠的,意味著,敢于對中國發動核戰的國家必死無疑。

中國核戰略專家楊承軍此前接受記者采訪時的兩段表述值得我們認真分析研究,中國的核政策不會改變。因為中國發展核武器的目的是要遏制核戰爭爆發,一旦有國家對中國發動核打擊,中國可以進行有效核反擊。楊承軍認為,有報道中提及的中國核戰略意圖的高度不確定性是一種猜測,沒有根據,不能把民間學者的建議與中國核政策相互混淆,中國核意圖非常明確。中國使用核武器是被動的,是為了在遭受核打擊后具備反擊能力。

楊承軍說,中國只有在遭受核打擊后,才會實施核反擊。而且中國使用什么規模和強度的核反擊,都是中國的權利。“不管哪個國家,一旦對中國使用核武器,都會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雖然中國核武器的數量和規模都要比西方某國要小,但中國最強有力的一點是有效,具備威力很大的反擊能力,不管是從陸上還是水下。”

俄羅斯作為軍事大國,很大程度上依賴于該國世界第一的核武庫,但它不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前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在經濟、國力包括常規軍力上都不及美國和北約的情況下,美國人都把大炮架到了俄國人的家門口,可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就是巍然不動。反觀中國,常態化遭受西方帝國的敲詐訛詐以及“自由穿越”,臺灣問題的時不常的成為一種干擾,被美國當成一張牌來打。這些麻煩不斷,倘若我們略微調整一下核政策,實質上也許只是改變一個說法,例如不再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同時增加兩彈數量十倍以上,再加上我國對一無二的氫彈技術,外交部的抗議一定少很多,中國的外部環境也會更加有利于發展。在這方面,俄羅斯的經驗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