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陽少女墜樓事件:她想要一個道歉,等來的卻是檢察院不起訴決定

三联生活周刊 2020-04-25 檢舉

慶陽少女墜樓事件:她想要一個道歉,等來的卻是檢察院不起訴決定

近日,甘肅慶陽“跳樓女孩”事件相關案件一審宣判,被告人吳某厚犯強制猥褻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三年內,禁止從事教育培訓等與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觸的職業。

2016年,甘肅慶陽六中班主任吳永厚對學生李依依做出不雅行為,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認定其行為屬于猥褻,李依依則被診斷為創傷性應激障礙。隨后,李依依父親雖多次上訴,當地檢察院均不予立案。在此過程中,李依依多次嘗試自殺,并最終于2018年6月20日下午,從慶陽城區一高樓墜樓而亡。

隨后,2018年8月,甘肅省檢察院復查決定,由慶陽市西峰區檢察院對吳永厚提起公訴,追究其涉嫌強制猥褻的法律責任。對于如今的判決結果,李依依父親依然很難接受,但作為公訴案件,他并沒有獨立的上訴權,只能向當地檢察機關提出申訴。他告訴本刊,當地檢察院已駁回他的抗訴申請。

在此,我們重發兩年前的文章,希望紀念那個曾經在孤島里抗爭的女孩。

記者|王海燕

在“圍觀”中離開

▲▲▲

最終,李依依的骨灰被撒在了殯儀館附近的黃土溝里,沒有墳頭,也沒有墓碑。2018年6月29日的遺體告別儀式是最后的祭奠,慶陽城市小,這天上午,殯儀館里只有這一場道別。前來為依依送行的包括她的父母雙方家人、同學、朋友,以及更多自發前來的市民。

儀式有些匆忙和混亂,遺體剛剛從慶陽市人民醫院移靈到殯儀館,人群就緊跟著涌進了送別大廳。整個過程都伴隨著擁擠、吵鬧和拍攝,也有人試圖維持秩序。遺像里的李依依梳著沒有劉海的利落高馬尾,穿藍色格子衫,扣子規規整整系到了領口第一顆,戴細框黑眼鏡,臉龐瘦而白,俏皮地嘟嘴。

慶陽少女墜樓事件:她想要一個道歉,等來的卻是檢察院不起訴決定

選擇遺像時,李依依的家人最終選了一張她的自拍照,顯得活潑一些。(視覺中國供圖)

靠哭聲就能識別出李依依的媽媽和其他家人,但靠哭聲找不到李依依的爸爸,他一開始沒哭,而是微駝著背在人群里忙來忙去,不斷招呼人餐廳里吃飯。有人說不去,太叨擾了,他特意解釋,就是簡單的饸饹面,錢已經付給殯儀館了,人多人少都一樣。

對他來說,這或許很重要,按照當地風俗,李依依身亡時雖已成年,但未成婚,依然是孩子,不能請客辦席舉行葬禮的,骨灰撒在山間同樣來自這一風俗。告別儀式后,李依依的遺體被抬走,進入火化爐,李軍明一下子就垮了,眼淚往下淌,是被人攙著離開的。

慶陽少女墜樓事件:她想要一個道歉,等來的卻是檢察院不起訴決定

2018年6月29日,李依依的遺體告別儀式在殯儀館舉行。(視覺中國供圖)

不到12點,簡單的告別儀式結束,殯儀館再次空下來。最后一輛離開殯儀館的車,車主是一位前來送別的市民蘇牧,事發當天,他是李依依墜亡過程的目睹者之一。他上班的地方離事發地不遠,聽到消防車經過,他放下工作,出門看看到坐在百貨大樓8樓上的李依依。

當天是周三,但和這座城市的很多國企單位員工一樣,他的工作不忙,就留在了現場。在這座南北直線距離不超過10公里、東西直線距離不超過2.5公里的小城市,和他一樣悠閑的人很多,這里又是城里最繁華的中心地帶,他到達的時候,人群已經包圍了將整個百貨大樓前的停車場和道路。

根據警方通報,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接到報警是下午3點45分,參與救援的慶陽市公安消防支隊西峰區大隊西峰區中隊長許積偉則是在4點19分帶領隊伍達到的。當時,最開始在挑檐上走來走去的李依依已經坐下來,不斷往下面拋石子,先到達的公安正在安撫。在新聞通氣會上,許積偉對媒體說,他到了之后,李依依對他說:“我認識你,去年就是你救的我。”許積偉想起,2017年他在慶陽六中救過一個跳樓的女孩,就是李依依。

徐積偉是靠近過李依依的人,樓下圍觀的蘇牧看到的,消防員在接觸到李依依后,先后在她的大腿上蓋了衣服,給她喂了水,送了爆米花,還給了她一本書,他當時相信事情很快就會出現轉機。李依依的父親則被民警勸說留在了大樓室內,聽到民警傳來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