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的錢不用還了?高院:未經批準利用互聯網放貸不合法,不予執行

人在律途王律師 2021-02-16 檢舉

裁判要旨

依據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中國人民銀行于2018年4月16日發布的《關于規范民間借貸行為維護經濟金融秩序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發 [2018] 10號)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規定:未經有權機關依法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設立從事或者主要從事發放貸款業務的機構或以發放貸款為日常業務活動;民間借貸中,出借人的資金必須是其合法收入的自有資金,禁止吸收或變相吸收他人資金用于借貸;對以提供服務、銷售商品為名,實際收取高額利息(費用)變相發放貸款行為應予嚴厲打擊。

本案中,北京玖富普惠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取得金融監管部門的批準,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搭建融資業務平臺,從事資金融通業務牟利,違反了《商業銀行法》《證券法》《銀行業監督管理法》及上述《通知》的規定,擾亂了金融市場秩序,破壞了金融市場的穩定性,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此行為不具有合法性,恒元公司全程參與上述資金融通過程,其受讓的債權亦不具有合法性,人民法院無法予以執行,商丘中院裁定駁回恒元公司的仲裁裁決執行申請,并無不當。

以下為裁定文書原文: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執 行 猜 定 書

(2020)豫執復333號

復議申請人(申請執行人):北京恒元信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阜通西大街**樓**1006,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110106344414629C。

法定代表人:韓亮,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徐阿祥,該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李楠,該公司工作人員。

被執行人:薛興輝,男,漢族,1993年5月10日出生,住河南省永城市。

復議申請人北京恒元信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元公司)不服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商丘中院)(2020)豫14執155號執行裁定,向本院申請復議。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恒元公司與薛興輝民間借貸糾紛一案,恒元公司依據湛江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5月27日作出的(2019)湛仲字第C018397號裁決書,于2020年7月22日向商丘中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求被執行人薛興輝履行下列義務:向申請執行人恒元公司償還借款本金12000元及逾期利息(以尚欠借款本金為基數,從2017年4月7日起至借款付清之日止,按月利率2%計算),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承擔本案仲裁費922.3元。商丘中院于2020年7月22日立案。

商丘中院認為,湛江仲裁委員會受理恒元公司仲裁申請一案后,僅依據薛興輝在借款協議中提供的電子郵箱向其送達相關仲裁法律文書,但是均無薛興輝簽收的送達回證。且薛興輝未出庭參加庭審活動,仲裁庭系缺席審理,湛江仲裁委員會遂向薛興輝送達該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仲裁員名冊,但均未提交薛興輝確已收到的相應證明,該裁決未充分保障薛興輝享有的仲裁法規定的基本程序權利,案涉仲裁程序不當。故恒元公司申請執行,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十一項的規定,裁定駁回恒元公司的執行申請。

復議申請人恒元公司向本院申請復議稱:一、撤銷商丘中院(2020)豫14執155號執行裁定書;二、責令商丘中院強制執行湛江仲裁委員會作出的(2019)湛仲字第C018397號仲裁裁決。事實和理由:

一、商丘中院認定湛江仲裁委員會未有效送達,并以此為由裁定駁回恒元公司的執行申請缺乏法律和事實依據。首先,借款協議第八條對發生法律爭議時法律機構寄送有關文件的法定有效地址進行了約定,薛興輝對其提供的電子郵箱的有效性是認可的,仲裁委員會有理由相信其有效性。其次,既然協議中對電子郵箱的有效性進行了約定,仲裁委員會對其進行電子送達,且在郵件發出后系統生成了送達回執,并未出現對方拒收或者其他送達失敗的情況,可以認定為有效送達。

二、商丘中院以薛興輝未出庭參加庭審活動認定涉案裁決未保障薛興輝的程序權利,裁定駁回執行申請屬于事實認識錯誤。首先,仲裁委員會受理后及時履行了通知送達的義務,電子送達為有效送達,是否參與仲裁是當事人的權利,薛興輝未出庭參與仲裁,表明其放棄了享有的參與仲裁的權利,仲裁庭缺席審理合法合理。其次,涉案裁決書系湛江仲裁委員會嚴格按照仲裁規則,根據仲裁法的規定,依法審理后作出,不存在侵犯當事人申請回避、提供證據、答辯等基本程序權利。

本院查明事實與商丘中院查明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依據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中國人民銀行于2018年4月16日發布的《關于規范民間借貸行為維護經濟金融秩序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