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衛權談經方辨治皮膚病的思路,取道六經功效宏(下)

麻附桂姜2021 2020-10-27 檢舉

歐陽衛權,治療皮膚病的 ,先后師承“國醫大師”李振華、禤國維(廣東皮膚病巨擘),“古中醫流派”李可等著名老中醫,從事中醫臨床工作20多年,強調以六經為綱,方證為核心,萬病識機,活用經方,擅長運用經方治療各科疑難雜病,為國內系統性研究《傷寒論》六經辨證及經方治療皮膚病第一人,其編寫了《經方辨治皮膚病心法》,對于臨床使用經方治療皮膚病有很好的指導意義。

今天分享他在經方論壇上的講座:經方辨治皮膚病的思路。

經方辨治皮膚病的思路

廣東省中醫院 歐陽衛權 副主任醫師

接前文:

事實上,不但在皮膚科,內科不管是感冒、支氣管炎、肺炎,肺炎我也經常用到這個方來退燒的,很多感冒初期發高燒,很多病人吃感冒藥退不了燒,包括小孩子,這種案例情況非常多,都用到這個合方,可以說是經典合方。在用的過程中,我想提醒大家有幾點要注意的,第一個是必須在病人正在出現發熱惡寒的時候使用,你不要這個病人晚上燒到39度,到第二天早上病人吃了美林燒退下來了,到第二天晚上又燒上去了,你白天一開方,這個病人上午就吃藥了,結果這個病人晚上照燒不誤,為什么?這個時候病人沒有惡寒發熱,所以吃了沒效,必須到出現惡寒發熱這個狀態下你才能用它。

二是對于已誤用過寒涼藥物,表邪郁閉在里面很深的時候,麻黃量要大,你不要懼怕,我曾經在18個小時內給病人用了30克麻黃,柴胡呢,用到110克,為什么?這個病人,汗出不來,當時就有些昏迷困倦,還有腎功能不好,但是在18個小時內,吃了三劑藥,就是用的顆粒劑,就是在煲藥的時候加入,連續給他吃,吃到第三劑的時候才開始有汗出來,為什么?前面的人寒涼藥用太多了,這個在臨床上教訓非常多。閉得很深,麻黃你不用大量的話根本退不了燒,但是過用,也有一些問題出來,那個病人到了第二天早上,小便排出不來,接班醫生在那里道尿,發汗太過,所以我們掌握這個度也很關鍵。對寒涼藥用得太過的時候,我們要用大劑量的解表藥才能讓寒氣發散出來。

三是應辨清楚有汗還是無汗。很多人就覺得這個很容易辦,覺得看有汗無汗不是很清楚的事嗎?那我提出個問題,很多小孩子、還有些發燒的病人,一旦發燒就吃美林、布洛芬,汗出燒退了;有個小孩子,頭天晚上發高燒,抱到中山醫急診科去治病,中山醫的醫生給他用美林退燒、給他用抗生素,汗一出燒退了,兩三個小時以后,病人又燒上去了,這樣反反復復三四次,到第二天上午,還是燒到39攝氏度,然后打電話問我,開什么?還是小柴胡湯合葛根湯,那么這個病人,已用了三四次美林,他已經出汗了,有汗出燒退了,但他又燒上去了。這個時候我們是判定他是有汗還是無汗?因為我們要用葛根湯必須是無汗,這是原則,對吧。那你們說是有汗還是無汗,就看這個病人再次燒起來的時候是有汗還是無汗,若再次燒起來的時候,你摸他身上還是一點汗都沒有,我們判斷還是無汗,不管他以前用過多少西藥退燒劑(西藥很多退燒劑,像美林、布洛芬、賴氨匹林這類的,它們都是有發汗的作用),不管他以前發了多少次汗,但現在還是無汗,我們就辨他還是無汗,所以判斷有汗、無汗還是很難辨的。

第六,局皮整體勿相忘,整體得調疹得平

這點在皮膚科里面非常重要,為什么呢?我們很多皮膚科醫生眼里只有皮損,沒有病人整體。教材也是這么寫的:有水皰就是濕,紅斑就是熱,瘙癢就是風,出現干燥脫屑就是燥。所以呢,他能做的就是抽液,看見濕疹就是利濕。我們用經方來治皮膚病,就必須要強調局部皮損跟整體的結合,很多時候,整體更重要,不然的話,你總拿經方去套局部皮損,你會發現什么?套不上去。而我的臨床證實,我覺得在臨床中治皮膚病,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方都是經方,都是《傷寒論》的方,那為什么,這么多皮膚病我都是用經方來治呢?就說明經方主治皮膚病,有這么一個思路。

這是在實際中得到印證,那么我們辨的過程中,就必須把整體和局部結合起來。第一個,當整體癥狀非常明顯的時候,不能被局部皮損牽著鼻子走。我們來看一個案例,這是一個蕁麻疹的病人,外面接診的時候,給她用激素、地塞米松,還有抗過敏藥,當時能得到緩解,第二天馬上又發了,反復得厲害,全身大面積紅色風團、瘙癢劇烈、肌膚灼熱,對于這種皮損,我們皮膚科醫生通常都是先入為主:疏風清熱。這是常理,但是這常理并非正確。為什么?我們來看看這患者的最初表現,素來怕冷、每至經期背冷,病人52歲了還沒有絕經,每到經期就非常怕冷、面色倦怠無華、面部輕度浮腫、非常疲勞、手腳冰冷、舌淡暗、苔白潤、脈沉細。在這么一個整體狀態下,你還會考慮用疏風清熱嗎?當然,很多皮膚科醫生把這些都去掉了,他就看到局部皮損,所以他開方就是疏風清熱,這肯定就沒有效果的。我們看到這么一個癥候群、整體情況的話,我們第一會想到什么情況?這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個陽虛水盛證,是不是?陽虛水飲證,所以這個病人我們直接用了一個真武湯,皮損只用了這么一味生姜來解太陽表,效果非常好,就看似沒有一味藥給她疏風清熱、沒有一味藥來止癢,這病反而得到了解決,而且以后都很穩定,沒有再復發,精神也好很多,這就是當整體非常突出的時候,我們要拋開局部皮損,直接取整體,達到了見皮不治皮的這么一個效果。至于真武湯,這個不多說了,大家都知道是陽虛水飲證,特別是在皮膚科里面,當出現這個情況的時候,我們經常用真武湯來治療,具體是什么情況?如果出現形寒怕冷、面無華、倦怠欲寐、身重乏力、面浮肢腫、四肢沉重、小便不利、舌體胖大、舌苔白厚、苔白滑潤、脈沉細等這么一些情況的時候,不管那皮損是紅斑、水皰、風團,也不管它是多么干燥、脫屑,你都可以用真武湯。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