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一条 2020-03-24 檢舉

呂燕是中國第一個堪稱“超模”的國際名模,

共和國成立60年的十大時尚人物之一,

也是最早亮相于時尚界的“單眼皮美女”代表。

從18歲起,她的人生好像就開了掛,

一步步,從江西的偏遠農村,

走上國際T臺,

從巴黎走到紐約,走遍世界,

成為了中國時裝界的一代傳奇。

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32歲,她有家有子,轉行創業,

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

所有人都以為她不過是一時興起的玩票,

她卻堅持七年,越做越大,

如今過著事業和家庭雙平衡的完美人生。

她的辦公室就隱藏在上海最繁華的市中心,

一條拍攝和采訪了她的人生故事,

“女人其實要比男人扛起更多的責任,

女人也有更強的忍耐力和韌性。”

自述 呂燕 編輯 石鳴

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呂燕的臉,其實從任何角度來說都不算傳統意義上的“好看”。

吸引你的是她的個性。她講話干脆利落,單刀直入,聲音很響亮,開心起來會毫無顧忌地大笑,聊起天來滔滔不絕。采訪前她不看采訪提綱,萬一提了她不愿意回答的問題怎么辦?“燕姐就會不回答。”

她現在自己當老板了。手下的人都叫她“燕姐”。她不害怕拒絕別人,也不害怕被別人拒絕。最早在北京闖蕩做模特,別人都看不上她那張臉,她還是不停地去遞簡歷,“去十次,十次被拒絕,她還會去的。”

“超模教母”韓姨非常欣賞呂燕。“你們看到的是后來的她,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覺得,哇,sexy,好像一個磁鐵一樣的,我給她吸引了,她眼睛里有火。”

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韓姨就碰見了呂燕,可以說是呂燕的第一位“伯樂”。

那時韓姨在美國福特模特經紀公司當亞太區總代理,中國人對“模特”、“時尚”都還沒有什么概念。1999年,她率先組織在全北京最高檔時髦的地方——長城飯店進行模特比賽。

“來的人很多,”韓姨回憶說,”這個小鬼呢就跟我說,韓姨你別在酒店里面訂飯,酒店里面太貴了,我去幫你買去。我說這么多人怎么買啊?”呂燕拍拍胸脯:“看我的!”

呂燕不知道從哪找了一輛三輪車,買了所有人的盒飯,放在三輪車上,蹬了回來。長城飯店那么高大上的地方,呂燕竟然天不怕地不怕,直接把車“蹬到那個后花園里面去,就踩著進來了。”長城飯店公關部的負責人看得直瞪眼,問韓姨哪來這么一個“丑八怪”。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夸過呂燕“漂亮”,直到她碰到了攝影師馮海和造型師李東田。

他們給她拍了著名的平面硬照“雀斑百合花”。照片拍完以后被做成巨幅海報,掛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掛照片之前,李東田去有關部門辦手續,對方說“你們在哪兒找的這么個丑女孩,簡直影響市容嘛!”

那張照片本來應該是一張婚紗照,叫做《胭脂嫁》。拍照的時候呂燕其實上身**,但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大家都被那張臉驚呆了。

20年前人人都說她丑,現在卻活成了代表中國的高級臉

那是一張離中國人概念里的“美女”十萬八千里的臉。李東田甚至根本沒有給呂燕上妝,只給她抹了一層嬰兒油,然后用筆點了很多雀斑。“第一次看到照片,我其實是感到有點失落的。怎么比我本人還要難看一點?”

呂燕笑那個時候的自己是“時尚盲”。諳習全球審美潮流的韓姨則大呼,“好小子,好樣的!”她說的是李東田——“藝高人膽大”,“當年沒人敢這么來的”。

看中這張照片的,還有一個叫約翰·卡蘭的美國導演。他后來導了根據毛姆小說《面紗》改編的同名電影。

那天他從王府井路過,一瞥之下驚為天人,然后站在燈箱下面等了兩分鐘,等這張照片重新出現。確認他的感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