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還有多少人在懷念趙本山?

路生觀史 2021-02-11 檢舉

又要春晚了。我發現了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這幾年在春晚上不見了的趙本山還被很多人懷念著,都盼著他能再現春晚舞臺,以丑角的形式讓大家又一次大笑不止。我叔叔他們那一輩人,基本都是這樣的,我問過幾位,都點頭了。

我上網查出了一長串本山兄和春晚的資料。截止2020年底,本山兄總共上了21次春晚:1.《相親》,1990年;2.《小九老樂》,1991年;3.《我想有個家》1992……11.《賣拐》,2001年;12.《賣車》,2002年;13.《心病》……18.《火炬手》,2008年;19.《不差錢》,2009年……2010年;21.《同桌的你》,2011年。

春晚,還有多少人在懷念趙本山?

寫得我很累,想必本山兄從1990年—2011年,創作表演也夠累了,在累里為人們留下了20多年漫長的笑。但是,說實話,和我叔叔那輩的人相比起來,我知道也看過這些小品,卻并不懷念。p 里,只想說一說自己的真實感受

在我看來,娛樂的境界分明有這么3個簡單的層次:一是讓人笑一笑,完了,這是初級的;二是讓人笑一笑,仿佛還能想點什么,這是中級的;三是讓人笑一笑,仿佛還能明白點什么,這是高級的。

在這3個笑里,我想本山兄的小品,應該屬于第一種。這個世界上,笑有很多種,比方說哈哈大笑,微微一笑,冷冷的笑等等。本山兄的小品,曾經讓我和很多人都哈哈大笑過,甚至笑得快要斷了氣,但時間長了,我發現這種笑很沒意思,很空洞,笑過了什么也都沒有了,或者說是笑過頭了什么也都沒有了。如此,時間長了,我就覺得與其這樣笑,還不如不笑。

春晚,還有多少人在懷念趙本山?

我的上一輩人,吃過很多苦,現在基本都退休了,沒什么壓力,看娛樂節目也就是為了找個樂子,他們這么笑,長是時間地這么笑是可以的,也不會覺得笑得乏味。但我就不一樣了,上有老、下有小,還要去努力奮斗,光這么哈哈大笑著哪行呢,所以,就需要微微一笑或冷冷的笑來調劑一下,變個笑的方式,這與生活的經歷和年齡都有關系

現實生活中,一個時間段上可能會停留一條溝,人們很科學地把這叫代溝,本山兄和我有代溝了,和我的下一代就有了代溝的代溝。想想,一般而言,跨過一條溝占有觀眾是可以的,但要跨過兩條溝,還要占有觀眾,這就很難了。本山兄跨過我和他之間的溝,是有可能的,也曾經跨過,但現在,他因為年齡問題,基本上已經做不到了。

春晚,還有多少人在懷念趙本山?

做藝術不是體力活,但作為想跨過溝兒的藝人在這方面是和體力活一樣的道理,無論如何,年齡大了,都會有些體力不支。這應該是事實。那么,誰可以做到呢?答案很簡單,唯有年輕人,可以跨過一條條的溝,做到老少通吃。這不是因為他們有體力,而是他們年輕漂亮,同時,人們都喜歡年輕漂亮。這是人的天性,不管老與少。娛樂嘛,就這么個天地——上了年齡遇事更得想開一些——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三五年。

說實話,為寫這段小字,我做過一個小調查。我叔叔輩的那些人如今大約都60多歲以上了;我呢,是40歲這么一個杠杠;我的下一代也就在15-20歲之間吧。這三代人看電視,60多歲以上的,都知道本山兄;我,40歲這么一個杠杠的,也基本知道本山兄;15-20歲之間的那一代,就很不一定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